茄子烧烤

压切长谷部 极 全语音+信件 翻译

*渣翻,仅供参考,欢迎指正错误。

*全语音均和极化前不同,“未变更”指台词内容未变,实际录音不同(语气语调之类的)

*开放转载。请保留翻译署名。

本丸语音 * 3:

1. 如果是主人希望的话,叫我压切也没关系。毕竟您和那个男人完全不一样。

2. 其他的同僚怎样我不清楚,但我想没有比我更忠于主命的了。

3. 无论什么,都请告诉我。我和只有自尊心高的同僚可不是一样的。

万屋:我的意见并不重要,主买自己想买的就好了。

会心一击:并无我刃下不可斩断之敌!

刀帐页面:已清算了过去的压切长谷部。不如说,已经不挂念过去的事情了。这把刀,只为了今代的主人而存在。

刀帐页面:已明晰理顺了过去的压切长谷部。不如说,已经不挂念过去的事情了。这把刀,只为了今代的主人而存在。(备注:长谷部极化刚实装时,刀帐页面台词为“精算”,在实装后的维护时已改成“清算”。)

放置:如果您要我等多久都可以。因为,您会来接我的。

MVP:啊,我是您的刀剑嘛。

看门:您回来了!主人不在的时候,我长谷部守卫了本丸哦!

受伤放置:……!我还能战斗哟。因为就算是要死了的话,也不会被舍弃。

锻刀:新的刀剑吗。嘛,反正都不会有我这么有用……

喂马:来,当个好孩子乖乖的哦。你也是主人的马对吧。(旁友们还记得刀舞的长谷部说“不愧是主人挑选的马!”的表情吗哈哈哈哈哈哈

喂马结束:为了主命,今后也拜托了。

种地:虽然肮脏的工作就是肮脏的工作,土渍的话……。哈哈哈。

种地结束:好啦,在留在主人眼里之前,得先换衣服了。

手合:什么,我不会放水的…… 因为是主命啊!

手合结束:值得参考,这样就更能为主所用了。

真剑:去死吧。只是违逆主人这一点,(杀死你的)理由就很充分了呢。

一骑讨:因为没有被命令说 “败给对方啊…… 那样就只有胜利了吧

入手:压切长谷部,现已归还。我的刀刃,只为今代的主人而存。

队员:若是主命,那便追从

修行送出门:我不知道那家伙会变得有多强,但请不要忘了我

出阵:请交给我。将您的仇敌全数血祭。(这不是很确定该怎么翻…… 总之,又病又狂又忠心的那种感觉……!原话为:お任せあれ。貴方にあだなす尽くを血祭りにあげましょう)

资源(未变更):有了向主人进献的土特产了呢。

中伤:没能杀了我啊?

轻伤:1. 所以呢?(それで?)2. 哦——?(ほう?)

开战(未变更):虽然并无怨恨,但主命在身。去死吧。

二刀开眼(未变更):哈啊——!!

队长:诶诶,就交给我吧

刀装(未变更):已完成。请您收下。

远征迎接(未变更):远征的同僚们回来了呢——

远征返程:交给了我,这是当然的吧。

远征(未变更):请交给我。一定为主奉上最好的结果。

任务(未变更):任务已经完成了哦,请您确认。

攻击:1.(未变更)压斩!2. 抵抗是无用的!

演练:虽然是训练,但给主人带去胜利,也是理所当然的吧?

侦查:报告当前状况。把敌人的退路全部毁掉。(语气和之前的侦查是一样的

boss 点:来吧!切斩!击倒!主人的敌人!

装备(和原来相比似乎没变):1. 不胜感激 2. 使用给您看吧 3. 若是主命

一口团子:是。小休息后,很快就是下一场出击了呢。

战绩(未变更):主,信件拿来了。

链结:好像什么都能切斩了呢。

轻伤修复(未变更):谨承。很快便修好回来。

中伤及以上修复:是。主之体恤,以身感铭。(*本句感谢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嘿西吹太太)

一周年:祝贺就任一周年!你可是我自傲的主人哦。

二周年:祝贺就任二周年!有立派的主人,我也非常骄傲呢。


===前方玻璃渣===


破坏:对不起啊…… 我已经不想再被主人舍弃了。所以…… 先行一步。什么时候,在地狱再相会吧……


(分析:是对现主说的,因为不知道现主什么时候死,所以是いずれ。知道自己要碎,不想被舍弃,所以在地狱等审神下去再相见。

结合待机语音说“等多久都没关系,因为您会来接我的”,不想被舍弃,但是也不是要带审走,是希望审审死了之后会去接他……

结合中伤放置和黑田回想说“……!我还能战斗哟。因为就算是要死了的话,也不会被舍弃。”“付丧神去不到那个世界”,对于长谷部来说,死亡没什么好怕的,因为,如果()刀了,他就可以到达存在着的刀剑到不了的,人死后的世界了……他很理解人刀之间的寿命差,刀的命运就是目送主人死去,迎接新的主人,而他拒绝这种命运的话……

他不是自己想碎掉,而是完全不害怕碎掉,要碎了,居然极化前想的是主命能不能完成,极化后想的是在什么时候能在地狱和审相见了吧……唉还是个傻的嘿西(跺脚)审神爱你上天国不行吗……)


====

全语音完成。喂马结束语音为扒缓存听写,征求喂马结束的确切字幕以供校对。

====以下为信件

1.

致主人


您一切都好吗?

获准出外修行,不胜厚幸。

既然如此,那便必然磨砺锋刃,成为能不令主蒙羞的刀剑而后归还。

只是,被带来修行的这里是……。

……不知为何会这样。像是被带到了与我有着深厚因缘的安土。


2.

致主人


既然被特地送到安土,那么和那个男人见面就是不可回避的问题了。

或者说,唯有克服那个男人才可能获得真正的强大吧。

问题在于,我会不会失去理智,直接斩了他之类的。。


……开玩笑的。我是您的刀。是为了守护历史而存的刀剑啊。


3.

致主人


见面后,怎么说呢,非常失望。将我下赠给黑田家的理由。我一直在想着这件事。


……那个男人,是在警戒如水大人的才能。要尽最大可能地取悦如水大人,故而将我转赠了什么的。原来如此,既然是这样的话,那么(被赠送的)是被重视的我也是必要的了。

真实既已明了,不如说是无需介怀的事情。

今后,将只想着现在的主人而生。



评论(46)
热度(844)
  1. 殷阡蚺茄子烧烤 转载了此文字
© 茄子烧烤 | Powered by LOFTER